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口交之王
口交之王

口交之王

20岁的时候,我还是个处男。


  说起来也蛮不好意思的,但是那个年代(90年代),20岁处男的人也不少,所以当时没有觉得怎么样。直到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任女友,一个叫做「西」的女人。


  那时候,「西」确实已经算是一个女人了,据后来认识他的朋友和我说起,当时她的性经验应该已经有几百次了,而且这个女人可以用水性扬花这个词语来形容。只不过我还不知道她的经历,总以为这个叫做「西」的女人和自己一样是纯洁的。


  那个时候我临近毕业,而西,却还要读两年,每当周末,我和西就会到学校所在的城市里面瞎逛,然后在午夜,到电影院去看通宵电影。但我和她的第一次接吻却是在一个小池塘边。


  那是夏天一个晚上,我和西散步到一个小池塘边,坐在池塘边的水泥墩上聊着天,夜色很好,天的边上隐约闪着几颗星星,不过蚊子似乎多了些,我望着西的嘴唇,西的嘴唇很性感,有点厚,平时的时候就有点微微分开,在夜色下面闪着暗红的光亮,更显得分外动人。


  我情不自禁的把头靠向她的嘴,西没有避开,很自然的迎接了我的嘴巴,因为有蚊子的原因,一边接吻西的脚一边前后地晃着。接吻以后,西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我那个时候喃喃自语:「我喜欢。」西紧接着问:「喜欢这样?」我痴痴地看着她的眼睛:「喜欢你。」


  许多年后我想起来,她这应该是很熟练的迎接我的嘴巴才对。


  有了这次接吻,我和西的关系到了另一个地步,起码我那时候是这样想的。


  终于有一次,有一个晚上,我们在城市里玩的时候遭遇了大雨,两个人都被雨淋湿了,西提议这次不再去看通宵电影,要去开房洗澡。我忐忑的同意了,虽然自己早已经懂得男女之事,却一直没有真实的体验过,平时很期待,但真正出现的时候,心里的想法却极为复杂。


  在旅馆里我们先后的洗完澡,西用大浴巾盘在身上,刚好盖住上身的3分之2的乳房,白皙的肩膀之间,一条乳沟明显地袒露着,令我心跳加快。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女人火热的侗体,但毕竟还是处男的我,对这样诱人的景色,坐在床上的我却是手足无措,心里兴奋到了极点。


  西很自然的坐在我的身边,用被子盖住身体后,将浴巾解下来放在了床边的凳子上。然后转身抱住了我。我那时侯的感觉,就象突然间掉进了一个巨大的熔炉中,强烈的火焰似乎就要将我烧得成为一粒漂浮在外太空上的灰尘……西温热而柔软的身体环抱着我,我感觉到她胸前的两个奶子正轻轻的揉搓着自己的胸膛,西的两条大腿紧紧的夹注我的大腿,我似乎都已经感觉得到从她大腿之间传过来的潮湿的热气。


  我的JJ被她的大腿夹得不能动弹,却很舒服的一颤一颤的慢慢翘了起来,虽然自己和几个同学曾经半夜三更的出学校去看过午夜场录象,就是A片,看过录像里那些赤裸裸的性交镜头,但真正的被一个赤裸的女性侗体抱住的时候,却又一下子不知所措了起来。


  西用她的手将我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乳房上面,我颤抖的手轻轻抚摩着西那不是很大的乳房。西的乳房比我的手大一点点而已,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显示着一个少女特有的魅力。我禁不住将头埋下去,用嘴巴吸住了西的乳头,这个动作似乎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男人在见到女性的乳房的时候,第一个念头也许就是用嘴巴去吮吸乳头,就象小时侯吸吮母亲的乳房。


  西的乳头被我吸吮的渐渐坚挺了起来,同时西沉沉的「恩。」了一声,手抱住了我的头。我的手遍抚西的身体,西的身体扭动着,使我的下身不断的膨胀,好像已经超过了我所能忍受的限度似的不停的膨胀着。我将手探到西的阴部,发现她的下面早已经洪水似的泛滥得全都湿了。


  但幼稚的我却不敢再进一步了,因为我认为西还是处女,担心自己的冲动伤害了自己的爱人。一般来说,处男处女的防线是极其强大的,一个人一旦越过这道防线有过性经验以后,就再也很难抵抗住诱惑了。当时的情况是,我是处男,西却不是处女了。


  西见我许久不愿意采取进一步的动作,于是一把将我从自己身上翻了过来,我以为她要自己骑上来,没想到她却往我下面爬了下去,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巴一口把我那已经涨得很大的JJ吞了下去,我打了一个寒战,刹那间,觉得全身都仿佛热了起来,西就熟练的吞吐起来,一边吞吐,一边用手抚摩着我的JJ,我不禁哼出了声音。


  我微微的抬起头,看到西那鲜红的小嘴巴含着我JJ的样子,有一丝口水从她的嘴巴旁边渗出,成趴着的姿势的西,白白的小屁股翘得老高,而且还慢慢的左右晃动,要是换成今天的我早就爬上去狠狠的插了,只不过那时侯的我虽然JJ都快要撑爆了,也没有上去。


  西吃了五分钟,发现我还没有上她的意思,于是自己骑上来,把两只脚夹注我的大腿,胸部挺着,两手在背后抓住了我的小腿,将自己的穴在我多毛的腿上前后移动,那小穴每移动一次,穴里面水就会湿漉漉的沾在我的腿上,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大腿就想JJ一样有着无比的快感。


  可惜的是,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将自己的JJ插入西的小穴中。一个晚上,西似乎用尽了所有的方法,都没有使我自己主动的将自己的JJ插进西的小穴之中,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主动的将西压在身下,然后用力的用自己的鸡巴插进西那个早已经准备就绪的小穴之中。


  以后的日子,西和我的关系又更近了一层,我们有时候等不及周末,一到晚上,在教室里,在操场边,西都会用嘴巴含我的JJ,并使我射出。有一次我问西:「为什么那么喜欢含JJ?」她说:「你想想看,那么大那么软那么热的JJ塞满嘴巴,是多么舒服的事情啊。」西喜欢含JJ其实还有另一个意思,知道后来我才明白,原来西喜欢征服每一个她所喜欢的男人,喜欢边吸着男人的鸡巴边看着男人痛苦的表情,而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愚蠢的我,我这个愚蠢的处男却一直没有明白,直到毕业,我也没有真正的将自己的JJ插入西的小穴里面,而西的征服欲望也没有完全实现。


  毕业后,在等分配工作的时间里,西正好放暑假,她让我到她家里玩,我也很想她,于是一天下午,趁她父母上班的时候我去了她的家。


  她是高干子女,家里十分优越,住房里布置得富丽堂皇。她家里开着空调,她一开门,我就看见她穿着一件短的睡衣,进了房子,我抱着她,发现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于是问她,她娇滴滴的说:「这样才快嘛。」那天不知道是因为房间里的空调太凉快的原因还是什么,我十分冲动,当时就将她压倒在地上,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掏出JJ就要进去,准备进去时,我发现她的小穴早就已经在我脱裤子的时候全湿了,而且湿得那么彻底,我一插到底,出奇的顺畅,那时侯的我,发现西早就不是处女的时候,心里掠过一丝的不快,但这一丝不快,被从自己身体下部的快感给冲淡了。


  现在我发现很多文章里面写的男人的第一次做爱总是说男人一下子就一泻如注,要不然就是干脆还没有插进去就泻了出来,我想也许那些男人可能是因为从前没有自慰过,或者从前虽然自慰过,但第一次做爱的时候心里过分紧张的原因吧。


  也许是我自己不紧张,而且还有一些对西不是处女的怨恨的原因,我的第一次做爱,坚持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


  我似乎将以前所有的时间弥补过来似的,拼命的插着西的小穴,自己仿佛根本没有什么快感,而西却从一个高潮到另一个高潮,伊伊啊啊的叫着,几乎顶不住了,向我求饶了很多遍,我发现她脸色不对劲了,才将鸡巴从她的小穴中拉了出来,刚拉出来,西马上用嘴巴吸住了湿漉漉的JJ,上下套动起来,也许我习惯了西的嘴巴,没过几分钟就在西的嘴巴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这第一次给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每次和西在一起做爱的时候都会插很久都不会射精,后面的日子里,我趁西的父母上班的时候经常去她家,我门疯狂的做爱,在浴室,客厅,在餐桌上,甚至在厕所里。


  有一次我坐在凳子上吃东西的时候,西掏出了我的大JJ用嘴巴「呜呜。」的含了起来,然后干脆拉起裙子,直接坐了上来,因为她在我来她家的时候从来不穿内衣内裤。我在喝汤,她则坐在我JJ上面扭动着屁股,那一个场面,充满了淫意和搞笑的感觉。


  我和西的这种关系在西开学后就终止了,据说她在学校又找到了一个更好的男人,我想应该还是处男,象我当年一样傻傻的男人。


  哎,男人遇到这样一个初恋情人,不知道是好是坏呢。


  【完】